翁牛特旗 东乡 白银市 丰顺县 冕宁县 江源县 美姑县 陆河县 凉山 宜良县 芜湖县 梁山县 辛集市 兴宁市 吴桥县 平邑县
夏邑县 德州市 徐州市 色达县 洛隆县 双鸭山市 丰宁 和林格尔县 元谋县 阿荣旗 南昌市 临洮县 平陆县 龙游县 灌云县 赣州市 台安县 漠河县 环江 绥芬河市 会昌县 垣曲县
新华网 正文
内容要过硬! 文化类节目火爆“清流”不是原因
2017-03-16 08:10:50 来源: 北京晨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最近,由于《见字如面》《朗读者》《中国诗词大会》三档“文化类”节目接连火了,就有不少媒体刨根问底寻找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无论是节目的制作水准,还是节目的深远意义,都长篇累牍地毫不吝惜溢美之词,也有甚者干脆将此总结为文化类节目迎来春天等大趋势,“清流”一词从此便成了文化类节目的代言人。但自打“清流”这个词一出来,笔者就一度觉得听起来很不舒服,后来想明白了,谁浊啊?

  《见字如面》篇

  同时将历史与现实打通

  笔者认为,三档节目根本在当下电视环境中处于不同的细分市场,各成一体,根本没有什么趋势可言,而相继火爆只是时间上的巧合。它们确实很火,但别把它们神化了。其实,三档“文化类”节目火爆的根本原因,在于它们优化了人们的时间,提升了人们在单位时间内对于时间的使用效率。

  《见字如面》最初选出的信件关涉历史的重要性、当事人的重要性和信件内容的有趣性。而最终入选的信件,包括那些影响世界、影响中国的重大历史事件,也包括已成历史的社会生活的有趣片段和截面。所以,《见字如面》从开播起即被称作一档“用书信打开历史”的节目。从表象上来看,观众的热情在于嘉宾华丽的表演和对家书本身私密性的窥探之心。但实际上,《见字如面》的观众可以花上60分钟的时间得到别人6个小时、甚至6天也无法得到的历史知识。在张国立、王耀庆、何冰等嘉宾的表演下,你深切地理解了各个朝代影响中国大事件的家信,同时通过许子东和杨雨更深层次的解读,还原了当时的情境,同时将历史与现实打通,获得了无可估量的内在提升。

  你懒得去翻历史书,懒得去整理历史大事件。好,关正文看到了这一细分市场,他说,你不用去翻书,也不用去整理,我和我的团队帮你整理,用一个季度、每期60分钟的时间喂到你嘴里,何愁不火?

  《朗读者》篇

  “朗读”和“者”都重要

  《朗读者》首期节目一开场就是濮存昕,他读了老舍的《宗月大师》,送给改变自己命运的医生。这个节目一经播出也火了。在《朗读者》的概念里,“朗读”和“者”都很重要,“朗读”让观众听到了一本本好书,一段段好书中的经典篇章。“者”让观众更加深入地理解了作者当时的心路和文字的质感。

  你懒得读书,你不知道什么书值得去读。好,董卿说,我读得多,我认识的名家也多,我和我的团队告诉你什么是好书,我还挑出好书中的好段落,我还找嘉宾把这些好段落声情并茂地读给你、喂到你嘴里,何愁不火?

  《中国诗词大会》篇

  “飞花令”是个聪明环节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一经播出就火了,火得很彻底。从焦点选手到主持人董卿和包括康震、王立群、蒙曼在内的一众专家评委都火了。与《朗读者》《见字如面》这种把知识直给观众的方式略有不同,如果你无法优化每一个时间节点,那么就增加节目的对抗性,把观众留到最优化的那个点,你就赢了。于是《中国诗词大会》非常聪明地加入了“飞花令”环节,但其落点最终还是落到了董卿、康震、王立群、蒙曼老师的评点之上,这也是第二季要火于首季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自古以来以诗词歌赋为美,你不知如何运用这些绝美的诗词,你不知种种诗词背后的喜怒哀乐,董卿、康震、王立群和蒙曼现场为你深入解读,喂到嘴里的诗词歌赋,何愁不火?

  市场现象

  无论综艺或文化节目内容要过硬

  《见字如面》《朗读者》《中国诗词大会》这三档“文化类”节目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优化了人们的时间,提升了人们在单位时间内对于时间的使用效率。为什么能优化人们单位时间内对于时间的使用效率的节目都火了?提到优化时间这个概念,笔者个人想拿电影市场举一个例子。

  我们都知道电影票房在2015年到2016年的增幅出了些小问题。2015年全年票房441亿元,当时不少电影人都近乎于“疯狂”,觉得电影市场要爆发了。但是笔者在这里给大家说一个数字,截至2015年底,全国共有银幕31627块,2016年这个数字上涨到了4.2万块,大约近30%的增长速度。然而2016年总票房454亿元相比2015年的441亿元相当于没涨。有各种各样的说法,票补、假票房、电商等,这里就不想重复了,之前听到“罗胖”讲过一个理论,笔者比较赞同,这里抛砖引玉,其实原因并不是出现在这样的表象之上。

  自从电影时间逐渐拉长至两个小时甚至更长以后,看电影这件事已经完全不是之前碎片化的打发时间的消遣方式了。看一场电影少说两个小时,还得提前到,来回路上一个多小时,这相当于一部电影的时间成本需要一个人拿出一整块的时间去消耗。加之现在的电影粗制滥造的情况越来越多,使得一个人如果走进电影院看到了一部粗制滥造的作品,就等于把自己的一整块时间泡了汤。但这样的时间成本,越来越多的人付不起了,所以,这就是电影市场是在时间优化上出现了问题,增长变缓是一个必然趋势。

  所以,以后内容不过硬的片子,就不要出来混了,所谓的烂片高票房的市场奇迹会越来越少。回到荧屏,不管是综艺性节目,还是文化类节目,内容依然为王。

  定义疑问

  文化类节目的归类方式是否妥当

  前两天,关正文应邀在清华演讲时笔者刚好在场。关正文一声叹息说:文化类电视节目这个归类方式本身就是荒诞的,这个荒诞我们自己是直接亲历者。2013年的时候我们推出《汉字听写大会》,它拿了全国无数电视奖项,荒诞的是没有一个类别可以标注这个节目,比如说它是综艺吗?不是。它是真人秀吗?也不像。它是专题类?当时没有合适的分类,然后大家发明了一个文化类节目,一直沿用到今天。

  对于这点,笔者对关正文的看法有极高的赞成度。为什么不能归为文化类节目?你说《奇葩大会》算是文化类节目吗?但你一定会把《奇葩大会》归结为综艺,是马东做的一档很强势、很受年轻人喜爱的综艺节目。但你是否发现,无论《见字如面》,还是《朗读者》,它们在气质上和内在价值上和《奇葩大会》也很相符啊。这其中的概念性东西亟待更为专业的梳理与总结。

  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马东给《奇葩大会》的定义是一个大型先锋青年观点集会节目。很多《奇葩大会》的选手琢磨不明白马东做这档节目的意义,他们认为只要我够“奇葩”,只要我放得开,我就能获得马东、蔡康永、何炅、高晓松四位导师的青睐,就能杀进《奇葩说》。结果,凡是有这种想法的人全部被淘汰掉了。他们哪里明白,马东要的不是“一朵朵奇葩”,他要的是你能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对社会或者文化现象有敏捷的洞察力和超前的创新观点,他要的是你能“好好说话”!

  所以,近日笔者苦思冥想,究竟像《朗读者》《见字如面》《中国诗词大会》这样的视听节目应该归为哪类?似乎确实没有现成类别可分,可从它们共同达到的传播效果来看,笔者认为,或许应该归之为“知识服务类节目”吧。(记者 韩英楠)

+1
【纠错】 责任编辑: 段敬芳
新闻评论
    贵阳高坡乡:云雾轻飘似仙境
    贵阳高坡乡:云雾轻飘似仙境
    绚丽多彩3000万年:有孔虫讲述的“南海神话”
    绚丽多彩3000万年:有孔虫讲述的“南海神话”
    恐龙展
    恐龙展
    一艘阿联酋小型油船在索马里海域遭劫持
    一艘阿联酋小型油船在索马里海域遭劫持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581120635844